夜雨知修

cp可逆不可拆,最近吃叶黄,瑞金,安雷,轰出,其他的还有鸣佐,影日,四创,楚路……其实我也有萌bg的,信我~

You are my Mr. Right(三)

我也不知道预警什么好了,反正就小心人物被我ooc?

而挑衅的那个人,你想的没错,就是雷狮。他亲自大摇大摆地走到安迷修的面前,指着安迷修就开始怼:“听说你钢琴很厉害?我觉得也就一般吧,没什么了不起的,都是被那些弱鸡捧得你不知天高地厚了吧?”

至于安迷修,被一双紫眸恶狠狠地盯着,思绪却根本不在线上。他其实整个人都没太反应过来,这与昨天的“天使”居然是同一个人,他想说服自己,应该是看错了,毕竟只是在窗户外面扫了一眼,也许记忆中的外貌特征出了差错,那个人根本不可能是他。

等安迷修实在找不到借口,从怀疑人生里清醒过来的时候,他的嘴却早已经不受控制地顺着话头反驳了回去:“这位同学,在下应该不认识你吧?你为什么言语如此刻薄,在下哪里得罪你了吗?况且你这么说有什么事实依据?有经过大家认可吗?”

“嗬,我说话还需要谁认可吗?你不服的话我们比试一下啊?我可以不用自己最擅长的乐器,就和你比钢琴就好,一定让你这个虚伪的‘骑士’输得心服口服!”雷狮倨傲地仰着头,可惜安迷修比他矮,于是他只好又不动声色地微调了一下角度,表现出自己对安迷修的深深鄙视。

不知道为什么,安迷修虽然一开始被雷狮这巨大的反差弄得懵逼了一下,但仔细观察后便在心中得出了这人恐怕是口嫌体正直的类型,好像还有点萌。

安迷修抓抓头发,把自己打了结的思维捋了捋,打算向建国初期的外交政策学习一下,先弄明白雷狮的来路然后再“另起炉灶”,于是回了一句“不必了,在下还有课,先行一步”,说完就潇洒地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徒留下雷狮一个人在原地憋到内伤,怀疑自己是不是不够酷炫,不够跩,为什么这个人居然不按套路回复。(安哥:“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两个人自顾自地互怼了一番完全没有顾及到周围,可怜旁边的路人,感觉自己手里的瓜都快掉了。认识安迷修的仿佛发现了新大陆,怀疑自己认错了人,安哥居然可以用那么高高在上的口吻说话;而认识雷狮的则使劲揉了揉眼睛,感觉世界是不是快毁灭了,居然有人可以在大佬面前这样全身而退。只有几个小女生在一开始的震惊过后异常地兴奋,双眼放光,恨不得掏出手机记录一下安雷的第一回合相爱相杀。

挺直腰背拐过一个走廊的直角后,安迷修立刻松懈下来紧绷的神经,内心不由有些后怕,完了,这下可算是和自己的“天使”结了怨,以后还能挽回吗?随后用手捂着头愁苦着一张脸走进了教室。

至于后来安迷修为了打探消息,了解雷狮而甘愿被凯莉敲竹杠买了棒棒糖等等一系列被坑就是另一回事了……就这样时不时雷狮来主动挑个衅,偶尔他劝诫一下被怼回来,然后两人吵个架斗个嘴,安迷修感觉日子渐渐地变得长了起来,生活也似乎更有趣了一些。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心里的那株幼苗最终成长为了参天大树,两个人最终由安迷修主动捅破了那层窗户纸,明确表明了对对方的好感,雷狮虽然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却也点了头,两个人就这样名正言顺地在一起了……

**********回忆结束分界线**********

“喂,安迷修,安骑士,‘安没马’……”当安迷修意识回炉的时候,就听见雷狮这样不耐烦地喊他。“太过分了吧,我都好久没叫你恶党了!”安迷修委屈地呆毛都翘了起来,抬起头后的整张脸都写满了抗议。

“啧!还不是喊了你那么久都不回我,你想什么呢?做骑士的春秋大梦吗?”雷狮嘲讽道。他刚刚埋在安迷修的怀里,本来已经想好了不再抓住他在酒吧弹琴的事情不放,可回过头来喊他居然没有回应,刚刚被土味情话熄灭的小火苗又有窜出来的意识。

求生欲很强的安迷修想也不想地立刻接到,“当然是在想你啊!自从知道你的梦想是征服星辰大海,我就天天担心,害怕你有朝一日不辞而别,就剩下我一个人可怎么办?每次想到这儿我的心都疼了!”

安迷修一边说一边装模作样地做出一副西子捧心状,他的这个直球竟让雷狮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是好了,最后只能用连自己都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喃喃道“傻子!有你在我还能去哪儿?我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和你一起走下去啊……”说完雷狮自己都不自在地抖了抖,暗自骂道自己肯定是被那个白痴骑士传染了才会说出这么恶心的话。

虽然雷狮说话的分贝小到听不清,但安迷修可是还贴在人家的身上没有分开,自然是听到了全部,内心已经放起了庆祝的烟花,可表面却一本正经地逗起了脸皮薄的自家恋人“雷狮,抱歉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见,能再重复一遍吗?”

“没听见就算了,好话不说二遍!”雷狮又羞又气,心里骂着安迷修傻逼然后甩开了他的手气冲冲地向前走去。

安迷修又死皮赖脸地追了上去,特意压低嗓音凑到雷狮的耳边轻浮地吹了一口气,接到“我也是!”说完看到雷狮的耳根开始自下往上地逐步泛红,满意得把恋人的手再一次紧紧地攥在了自己的手心里。

“哼!笨蛋安迷修!”安迷修一瞬间好像看见了雷狮头上长出了一对猫耳,内心都快被萌翻了,面上却只是好脾气地冲着自家恋人笑了笑。雷狮一时无言,只好默不作声地由着安迷修牵着走。

只能说安哥太不解风情了,不能怪雷总来特意怼他,想想我们雷可是为他拉了一首曲子来开解他啊,他居然就直接离开了!之后告白困难那不是理所应当的吗?(理直气壮地说出这话的我仿佛是个假的安粉QUQ)呜呜呜,想看安雷甜甜的谈恋爱,老师们怎么都那么厉害啊!我真的尽力发糖了啊……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