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知修

cp可逆不可拆,最近吃叶黄,瑞金,安雷,轰出,其他的还有鸣佐,影日,四创,楚路……其实我也有萌bg的,信我~

You are my Mr. Right(六)

这章是安哥求婚,为什么这么说,你……猜呀?


餐厅总算在安迷修打算开启一波尬聊之前把菜上齐了,服务人员也是蛮有眼力见儿的,并未在不该出现的时候打扰。(服务生:“我们可是专业的!”)

雷狮发现了恋人经常克制不住地去抬头望向墙上的钟,暗自猜测着他给自己准备的惊喜究竟与何有关。其实在此之前,他甚至怀疑像安迷修这样食古不化的人说不定会使用把戒指藏在吃的或者喝的什么东西里这些类似老套的求婚方案,不过在差不多小心谨慎地快吃完这顿饭后他总算是把心放了回去。(雷总你这心放早了哈哈哈……)

秒针在墙上不辞辛劳地一圈圈转过,分针已经悄悄地指向了11与12的中央,而时针也只差一点缝隙就能挪到8上。安迷修故作自然地放下刀叉,举起红酒杯示意了一下雷狮碰杯,“Cheers!”说完两人都喝尽了杯里的葡萄酒。

直到看见雷狮用纸巾慢条斯理地擦了一下嘴,安迷修知道这顿令人坐立不安的晚餐总算是结束了,而他的作战计划才刚刚完成了一半。

时间仍在一分一秒地向前,终于,只听远处传来一声“砰”的烟花声,安迷修知道,8点准时到来了。“雷狮,怎么样,吃饱了吗?合你胃口吗?”他小心翼翼地开了口。

“嗯,挺不错的,我们接下来去哪儿?”雷狮顺势接下去,给了他台阶下。

显然对于雷狮这么好说话,既没有抬杠也没有吐槽很是诧异了一下,安迷修一窒后顺其自然地接到“听说放烟花的地方离我们这儿不远,我们就去护城河边上转一转吧!”

“那就走吧,你带路。”雷狮其实挺好奇安迷修想干什么,所以也没其他意见,而且对于求婚他可是跃跃欲试,如果安迷修这家伙不好意思,自己来也是一样的,谁叫我宠他呢!

外面的烟花十分配合地接二连三地绽放出五光十色的火花,映照在人的脸上忽明忽暗,使人情不自禁地愉悦了起来。两个人挑着人群稀少的小路散步,偷得一份城市里少有的安宁时光。

安迷修走在前面带路,偶尔体贴地帮雷狮举起遮在身前的枝叶,不知不觉中两个人走到了一片低矮灌木从中。路灯尽职尽责的在丛林外照亮着大路,而走在浓密树叶下的两人却享受不到暖黄的灯光,徒留烟火为他们增添几抹彩色。

平日里两人并不缺少独处的时间,但这种野外的静谧却为他们带来了难得新奇的惬意。“这个地方好像有点眼熟?”雷狮带着一丝不确定的口吻询问。

“是吗?我不记得了……”安迷修暗自庆幸这里的昏暗使得雷狮现在无法看到他脸上的心虚表情。

不知道什么时候烟花好像燃尽了,显得四周更加漆黑寂静了几分。两个人已经静静地站了十多分钟了,雷狮稍微有些沉不住气“安迷修,烟花好像都放完了,要不我们回去吧。”

“还没结束,雷狮,我有话跟你说……”安迷修强作镇定,总算是清晰地吐出了一句完整的话。

“有什么话我们可以回去……”“不,你先听我说,这件事很重要!”安迷修罕见地打断了雷狮的话,不容置疑地问出了口“你当初,为什么会答应和我交往?”

听到这个毫无头绪的问话,雷狮先是黑人问号儿脸,紧接着就差点儿气炸了,好你个安迷修,这是要跟我算旧账吗?不就是当初拒绝多让你告白了几次嘛,现在都这样了你跟我计较这个?再相信安迷修的情商我就是傻逼,雷狮简直想转身就走。

没听见雷狮回话,安迷修便自顾自地说了下去“雷狮,是这样的,其实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当初的我又呆又傻”,雷狮暗自在心里吐槽你现在也没好到哪去。

“而且也不太在意身边人的感受,可能还经常让人觉得像个出土文物”,天了噜,安迷修居然还有自知之明,“所以导致曾经告白了很多次都失败,我本来以为你也不会愿意和我交往,结果没想到你却答应了,所以我很感谢你愿意拯救那时我所过的麻木人生……”

等等,这怎么有点儿像发好人卡的前奏?!雷狮整个人都有点儿不太好了,这感觉怎么跟追了个傻白甜小说看到一半突然悲了一样?卧槽,安迷修你要是敢跟老子分手,老子肯定头也不回地离开,分分钟就去征服世界好嘛,这辈子你哭着求我回来都不会再看你一眼的!

而在雷狮各种胡思乱想已经歪到十万八千里外后,回过神再听到的就是“……所以,如果你能够忍受拥有着这样多缺点且十分顽固守旧的我的话,我们就换一种关系吧,我愿意陪你走遍世界,在海边喝啤酒吃烤串儿也好,在各种地方为了赚钱打工也罢,不管是为了各自的音乐派别争论,还是为了共同的梦想作曲演奏。”

安迷修深呼了一口气,攥紧了拳头“总之,我有一个余生想与你预约,给我一个永远把你放在心尖上宠的机会,雷狮,你愿意吗?”

等等,安傻逼刚才说了啥?雷狮的脑子还停留在发卡上转不过来弯儿,为什么这话题走向有点儿迷?这算求婚吗?

给雷狮消化的时间里,安迷修在面向着他看不见的背后做了一个约定好的暗示动作,只听见“咻”地一声,又有新的烟花升空绽放,而这声音正好给了避免尴尬的雷狮侧过身的理由,却没想到抬头一看,烟花构出了“雷狮”两个大字,瞬间脸黑的更严重了。

结果,在雷狮身体僵硬的时候,又一行“我爱你”的烟花字样绽了开来,而雷狮对此表示——他什么都不想说。在他想捂脸表示绝望的下一刻,最后一行五颜六色的字出现在空中,竟灼得人眼睛有些干涩,与此同时安迷修单膝下跪说出了相同的四个字——“嫁给我吧!”


雷狮对于安迷修的求婚的感受——害得老子尴尬癌都要犯了,但莫名还有点小感动是怎么肥事,大手一挥,算了,白痴骑士已经尽力了……原谅我,真的没有什么浪漫求婚梗,果然是凭本事单身了,最近有个新词汇灰常适合我——母胎solo23333……我发誓明天一定完结掉这篇一时兴起的文_(:з」∠)_

评论

热度(6)